这么多年过去了,国内游戏厂商真的懂了二次元吗?

2019-03-13 19:00 原创 heziqiu

“闪耀暖暖今天有版号了吗?”,如果你对国内的二次元游戏有过关注,那么你应该能在各大游戏论坛、贴吧、社交聚集地看过类似的留言,如果不是2月份放出的一批版号,那么这些留言里的主角得多加一个《明日方舟》。


根据伽马数据的统计,2018中国二次元游戏市场规模达190亿元,同比市场规模增加却未能取得更大的突破,仰望市场的同时有时候我们也在反思,对国内市场来说,什么是一款好的二次元游戏?


1.png


“同一个问题问不同的人会得到完全不同的回答”,前些日子《隐形守护者》里“斧王”冯一贤的台词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而这句话却相当适合用在对国内二次元游戏玩家与做二次元游戏的厂商上。


《碧蓝航线》是个好游戏,因为它不仅做的好质量出众,带着“CLike”内核能从核心二次元圈层突围,风靡国内、席卷海外;《阴阳师》也是个好游戏,在2016年《阴阳师》最火爆的那段时间,你会发现不仅你在玩,你身边的所有人都在玩。


特殊的市场环境造就了现在我国二次元游戏市场必然是相互哺育、相互作用的态势,从曾经的引进到小厂自嗨再到如今的“两开花”,数载春秋,夕阳有主。


今天我们想聊聊,对于国内的二次元游戏市场,大厂与小厂之间,各自走的路,各自决定着哪些事物。


大风起兮


当我们试图去了解国内二次元市场的“痛点”所在,我们就必须深度回顾国内二次元市场的发展。


2.png


在2012-2014年初这段时间,中国二次元手游刚刚起步,这个时期毫无疑问是二次元卡牌的天下,以《扩散性百万亚瑟王》最为火热;同期国内并未有国产二次元爆款游戏出现,米哈游的《崩坏学园2》在2014年初正式iOS公测,作为2D横版动作游戏,《崩坏学园2》已平稳运营至今,是一款好游戏,但却并未对市场做到更大的影响。


3.jpg


2014年,因为日本娘化游戏《舰队Collection》的火爆,国内掀起了“娘化”风潮,2014年诞生的最知名的游戏便是《战舰少女》(后改名《战舰少女R》)了。除了极少厂商与制作人,国内目前大部分涉及二次元游戏代理、二次元游戏原创制作的厂商或许都无法否认《战舰少女》对他们造成的深刻影响。


4.jpg


到了2016年,此时国内二次元游戏市场已经初具规模,“娘化”风依旧盛行,倒是二次元卡牌在这个时间开始呈现退潮的态势,而2016年有三款标志性的国产原创二次元游戏出世,分别是7月份公测的《少女前线》、8月份公测的《阴阳师》、以及12月上线的《崩坏3》。


《崩坏3》的成功给了米哈游足够大的自信,凭借其自身构筑的“崩坏”IP泛娱乐生态链,在《崩坏3》正式上线后的三个月正式提交了A股的IPO申请,当时有券商对米哈游的上市评价为,“纯正的国内二次元游戏厂商,二次元ACT游戏市场罕见”。


5.jpg


《少女前线》的开发商散爆网络创立于2015年,2018年《少女前线》官宣了动画化制作消息,上线了官方正式版漫画,并在上海举办了名为“人形与彼岸花”的音乐会。这年,凭借出海的成功,《少女前线》开放商散爆网络多次挤进月中国手游出海游戏厂商收入Top30榜。


6.jpg


《阴阳师》的故事就说不尽了,作为2016年整个国内移动游戏市场的的绝对爆款,《阴阳师》在泛娱乐IP化方面做到了极致,根据伽马数据的分析,《阴阳师》在2018年的IP市场价值达到了468亿,潜在升值空间高。


2019年,《少女前线》、《阴阳师》、《崩坏3》依旧活跃,经过市场检验的精品游戏已经得到了玩家的广泛认可,而除了《阴阳师》由网易这个大佬研发,《少女前线》与《崩坏3》的研发商在当时都是实打实的小厂作业。用网易的话来说,大概就是“民间高手”的感觉吧。


聊完2016年的辉煌,时间来到了2017年,在这一年各大上市游戏厂商都开始着力布局二次元游戏市场,而有趣的是,2017年上线的两个二次元爆款依旧来自国内非上市的游戏厂商,他们分别是《碧蓝航线》与《恋与制作人》


8.jpg


勇仕网络是《碧蓝航线》的研发商之一,在《碧蓝航线》获得成功后,勇仕网络于2018年10月正式提交了IPO申请。


7.jpg


至于《恋与制作人》,凭借“暖暖”系列IP的成功,叠纸游戏早在2016年便与招商证券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虽然该协议在今年2月份宣布终止,但叠纸构筑的“暖暖IP”与新品女性向游戏爆款《恋与制作人》的成功已经让其早早确认了“国内女性向游戏第一厂”的位置。


9.jpg


2018年,小厂依旧继续为市场贡献爆款,由简悦科技科技研发、紫龙游戏发行的国产二次元MMO《风之大陆》红极一时,这款游戏在游戏工委发布的《2018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收入前十移动二次元游戏中排名第8。


8月,由成都游戏厂商91ACT研发的二次元格斗卡牌手游《电击文库:零境交错》也获得了口碑与市场的双重丰收。


小厂故事


从上文的陈述中,我们基本了解了国内二次元手游市场近年来的一个大概走势。从发展历程中以及期间诞生的爆款游戏来看,我们可以很明确的发现两个关键点。


第一,做出市场精品的,“民间高手”的效率比大厂要高。


第二,决定市场趋势的,“民间高手”起到关键作用。


们挨个回答,首先是第一个问题,做出市场精品的,“民间高手”比大厂更厉害?是的。


早期,国内二次元手游依赖代理海外的优秀名仕亚洲娱乐,比如《扩散性百万亚瑟王》等。而类似《崩坏学园2》这样完全原创的二次元手游最初几乎是没有大厂选择入局的,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了2015年之后才有所改观。


2015年后,小厂拼命发力、大厂慢慢开始入局,《战舰少女》率先出世,这是不少国内玩家的第一款二次元手游,没人能否认这款游戏对后续玩家以及厂商的影响。


后面的故事在前文中已经有过叙述,除了《阴阳师》由网易操刀,大部分二次元精品游戏都来自小厂,或者说还未上市的国产游戏厂商,这足以证明在二次元精品游戏产出方面,“民间高手”比国内的一些游戏大厂效率更高,她们更懂二次元。


第二个问题,决定市场趋势的,是“民间高手”吗?是的。


谁能预料到国内第一个二次元跟风热潮由《战舰少女》所引发,“娘化”游戏对国内二次元厂商创作思路的影响是难以用数据去衡量的。再往后,国产原创女性向游戏《恋与制作人》的上线也打破了长久以来的市场僵局,MAU过千万的女性向游戏更是让厂商们重新思考这一市场的潜在价值。


10.1.png


在2017年末2018年全年,还有一股二次元游戏流行风潮被人所注意,那就是末世、赛博朋克风格在二次元手游中的兴起,这一点最早可以与《少女前线》挂上钩,而真正带起这个热潮且在后面做出精品的是《明日方舟》


10.jpg


这款由上海鹰角网络研发的游戏自2017年9月首次放出游戏概念宣传PV便被玩家所热切关注,而也是在《明日方舟》之后,国内市场陆续涌现了不少以末世为世界观、背景设定的二次元游戏,并且在宣传素材、UI等方面与《明日方舟》靠近,这难说是巧合


简单来说,小厂在国内二次元游戏发展历程中扮演的角色更像是一个引路者,国内几次大的二次元风潮几乎都由小厂所带动,他们并非刻意。而从数量上来看,2018年在国内与海外市场活跃的国产原创二次元游戏也依旧是小厂居多,在App Ainne发布的2018出海手游收入Top30中,《碧蓝航线》、《少女前线》、《奇迹暖暖》、《崩坏3》榜上有名


11.png


大厂烦恼


大厂的问题出在哪儿?


聊到这里,或许有人认为在茶馆眼中,大厂在二次元上的动作布局被贬的一文不值,而事实并非如此。


二次元市场能够每年在规模上取得提升离不开大厂的布局,而大厂的思路也从一开始就决定了想取得市场与口碑“两开花”,大厂没办法做到完全的运筹帷幄。


根据茶馆的粗略统计,国内的上市游戏公司中有超过四分之一都公布了自己的二次元游戏市场计划,在17-18年这段时间,大厂们的二次元名仕亚洲娱乐是市场上的绝对主流,而问题也出在这里。


大厂的入局与国内正版、泛娱乐思路的崛起紧密相关,授权、改编的IP手游成为大厂的主要布局方向,而我们也看到了“三大漫”、“日系王牌IP”改编而来的二次元手游在过去几年不断取得流水上的突破。但在这之外,真正在题材上原创、且能够做到成为市场精品、决定市场趋势的又有几个?答案是屈指可数。


12.png


大厂在布局二次元市场时,往往过于将重心集中在垂直细分、IP改编等事物上,从而在研发过程中逐渐偏离重心,为什么成功的国产二次元原创游戏更容易出自小厂?是大厂的研发能力不足吗?这个问题,很多人心中已有答案。


在国产二次元游戏的发展历程中,大厂们扮演的更像是一个摆渡人角色,随风摇摆是一项好的技能,同时他们也执着于摸索哪条路能够真正带他们走到河的那一端。


【本篇文章由名仕亚洲娱乐heziqiu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

关注全球移动游戏产业
手机游戏行业媒体与服务平台